河南寧陵為完成計生指標花200元雇佣婦女上環。替人上環成了當地一些中年婦女的賺錢方式。她們受雇以200元的價錢,到位於縣城北面的計生指導站里走程序,以幫助各個鄉鎮完成上級下發的上環、流產任務。雇佣她們的,是當地一些販賣計生指標的中間人。全縣秋季結扎“指導數”達1842例,層層下發到村級後,完不成任務將被罰款。(12月25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替人上環也成了某些人的生財之道,堪稱“無噪音、無污染,自帶設備搞生產”的“新興產業”。這樣調侃,倒並非對從事這一致富行當的農婦的不尊重,她們當中有些並非真做手術,只是走個過場。這就是一個“生意”,如此而已。很好奇:過場走過,環卻未上,留下的環將如何處置?一個是上環,兩個是耳環,三個是環城公路,四個是奧迪,五個是奧運……莫非“環環相扣、集齊有獎”?
  “雇人上環”背後問題多多,如深查嚴挖,整個黑色“產業鏈”上必能揪出不少不法之徒甚至貪腐分子。這且按下不表——畢竟寧陵縣計生委已明確表態稱“如果有弄虛作假的情況將予以打擊”,我們要給予他們充分的信任和進一步核查的時間;這裡想說一下那個久遭詬病的老問題——形形色色的考核指標。
  考核指標是哪位高人發明的,恐怕已難以查考。但想必他發明這個東西的初衷,乃是為了對工作考核進行量化、細化,進而推動各項目標任務的更好更快完成。可萬萬沒想到,指標在一些地方、一些時候,卻淪為了形式主義的載體、懶政惰政的溫床,甚至還催生了包括腐敗在內的種種亂象。
  媒體曾盤點各地“奇葩指標”,發現近年來“奇葩指標”並不少見,由此也引發了一系列的鬧劇。如:卷煙銷售指標,每人每年要抽60包煙;攤派火化指標,3人跨省收購10具屍體;罰款指標,交警明目張膽“吃”司機,公安局原領導肆無忌憚“吃”交警,交警內部逐層“吃”……過多過濫的強制性指標早已成過街老鼠、人人喊打,一些聰明人就開始千方百計給指標換個馬甲、換個說法。寧陵縣計生委回應此事時稱,今年秋季下發的指標是指導性數字,根據上級商丘市的統一安排,他們下了一個文,但並不是強制推行。上級下文,下級敢不執行嗎?而且,在實際執行中,這些“指導數字”仍然發揮著作用。層層下發到村一級後,完不成任務的村將被罰款,甚至扣發辦公經費。因上級下發的上環和流產指標被認為是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務”,對於一些鄉鎮計生幹部而言,到下轄的各個村弄錢,找中間人購買指標成了一樁生意。顯然,不科學、不合理卻具有一定強制性的計生指標,才是“雇人上環”怪事的根源所在。
  “雇人上環”再證“奇葩指標”荒謬。上級指標層層壓下,下級單位苦不堪言、疲於奔命,萬般無奈只好“劍走偏鋒”,或弄虛作假,或乞靈於暴力等手段,許多弊病由此而生。這樣的落後工作手段,確實已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;形形色色的“奇葩指標”,也確實到了非清理不行的地步。不久前,河南省公安廳出台措施嚴禁下達各種不科學、不合理的考評指標,值得其他地方和其他部門借鑒效法。
  文/喬志峰  (原標題:“雇人上環”再證“奇葩指標”荒謬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uc70ucahjq 的頭像
uc70ucahjq

jupas KERORO

uc70ucahj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